美国紧急批准首个新冠血清学测试方法:血样查抗体


然而,这已大大延缓了新冠病毒检测与疫情防控的进程。2月底,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地区已经出现了第一例无明确病毒接触史和疫情地区旅行史的确诊病例。这已经离在该地区发现美国首例确诊病例过去了一个多月。

欧洲刑警组织注意到,在欧洲多国实施“禁足令”控制疫情扩散后,一些不法分子入室盗窃难度加大,便调整作案手法,利用民众的焦虑和恐惧心理实施诈骗活动,如电话诈骗、冒充警察和医护人员诈骗等。世卫组织也证实,近来不少不法分子冒用世卫组织名义发送钓鱼邮件,骗取民众的身份证件号码、安全口令等信息。世卫组织提醒各国民众警惕这类作案手法,避免财产损失。

报道称,政府官员之间缺乏信任是一重因素。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M. Azar)负责监督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管局这两个机构,并协调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门应对流行疾病。但整个2月,阿扎认为疾控中心提供给他的检测数据不准确,他与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关系持续紧张。当公众对检测问题的批评加剧时,阿扎也无法推动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管局加快应对速度或改变工作方向。

报道称,1月7日,对武汉出现的肺炎情况,美国疾控中心建立了“事件管理系统”(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并建议前往武汉的旅客采取预防措施。1月20日,就在中国科学家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两周后,美国疾控中心开发了自己的检测技术,并检测到了美国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托马斯·弗里登(Thomas Frieden)表示,美国直到“为时已晚”才进行严格的筛查,这暴露出整个政府的失败。

《纽约时报》28日的发布的新冠病毒检测时间轴报道显示,直到2月29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才放宽了对实验室的规定,允许他们在申请批准之前就开始进行测试。

美国疾控中心官网称,截至2月中旬,美国全国每天检测的样本约为100个。由于检测能力有限,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标准一度非常有限:只有短期内到过中国或密切接触过感染患者的人才有资格检测。

然而对于疫情防控来说,为时已晚。美国各地的医疗机构只能拒绝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将试剂留给重症患者,而且后者通常也要等一周才能拿到检测结果。仍然有很多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国人没有机会检测。【忧虑新冠疫情冲击经济,德国黑森州财政部长自杀】据美联社29日报道称,当地时间星期六,现年54岁的德国黑森州财政部长托马斯·舍费尔被发现死在霍赫海姆(位于法兰克福附近)的铁轨旁。当地警察部门表示,通过询问目击者和警方调查,最终得出了舍费尔系自杀的结论。黑森州州长福尔克·布菲耶则在周日表示,舍费尔的死与新冠疫情有关,他对病毒蔓延造成的后果感到绝望。

而美国疾控中心也几乎没有考虑采用世界卫生组织所使用的检测技术。世卫组织分发给各国的、由德国研制的测试方法也没有通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美国疾控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Anne Schuchat)说,美国疾控中心认为不需要“其他人的检测”。全美对于疑似病例大规模的检测任务也因此被搁置。